<div id="amklg"><tr id="amklg"></tr></div>

        1. <tr id="amklg"></tr>

            1. <div id="amklg"><ol id="amklg"></ol></div>

              <div id="amklg"><tr id="amklg"></tr></div>

              中國本土心理學應用踐行者

              當前位置:首頁 >華夏同學會

              趙洪敏:“云山霧罩”中的收獲
              2014-09-03 10:59:00 來源:華夏心理網

                 學習完《認知治療》課程已有近三個月的時間,在課程結束的這段日子里,每當有人提起認知療法時,我總會產生一種莫名的“云山霧罩”的感覺,似乎還有一種對認知療法說“不”的拒絕的感覺。靜下心來,慢慢回憶學習課程時的情景,細細體會近日常會對人說的“小時候缺乏動手能力的訓練,發展了我對事件的發達省思能力”,突然間意識到這似乎與“云山霧罩”的感覺有著某種內在的聯系,這是認知治療課程帶給我的最大收獲。

              一、“云山霧罩”中閃現著童年記憶的碎片。

                  近段時間,在陪伴著兩歲大的兒子一起快樂玩耍的過程中,我的腦海中不知從何時開始常會閃現小時候自己一個人坐在籮筐里的場景,這是后來媽媽說給我聽的成長故事,解釋說由于當時家里地多人少,為了去地里干活,不得不用這樣的方式將我圈在家里或地頭,以免我爬到她找不到的地方去。

                  當這個場景出現時,心中時常會有一種“籮筐限制了我的動手操作能力發展”的念頭,隨后出現的語言表達是:“我是一個愛靜不愛動的人,我動手能力不行,對于外部事件,我更多的參與方式是思考、省思。”

                  在今天寫課程學習感受的過程中,我突然間意識到經常閃現的這一場景與“云山霧罩”感覺之間似乎有某種內在聯系,它映射著我核心信念里的某些東西,這是認知治療課程帶給我的最大收獲。

              二、對“云山霧罩”感覺的認知理解。
                  結合對童年記憶中“碎片”的理解,我嘗試著用認知治療的方法對自己“云山霧罩”的感覺進行自動思維、中間信念和核心信念方面進行剖析,竟然發現了前所未有的收獲:

                   在“我沒有太多動手能力”的核心信念影響下,我產生了“我不適合學習有較多動手能力要求的治療技術”的態度,在感到認識療法需要配合行為訓練時,我做了“如果認知治療需要配合行為訓練才能發生作用,那是不適合我學習的治療技術”的假設,我給自己定下了“學就要學像精神分析那樣的不需要太多行為訓練參與的治療技術”的學習規則。于是,自動思維向我發出了“不要學習認識治療技術”的號令,并借助“云山霧罩”的“煙霧彈”加以迷惑和干擾。

              三、“云山霧罩”剎時消失中覺察 “治療抑郁癥”情結。

                  在認知治療課程學習的過程中,當聽到認知治療對抑郁癥有較好的治療效果時,我頭腦中“云山霧罩”的感覺剎那間消失了,并且表現出相當積極的學習興趣,也為學習注入了較強的動力,促使我順利完成認知療法課程的學習過程。
                   回頭看看頭腦中剎那間消失的“云山霧罩”感覺,以及突如其來的學習動力和興趣,讓我感受到當初不管怎樣都要立志做一名優秀的心理咨詢師的原動力--治療讓父親感到痛苦、讓全家人感覺無奈的抑郁癥。雖然經過幾年的心理咨詢技術的學習和技能的訓練,能慢慢地接受“讓父親帶著癥狀生活”的理念,似乎也隱約地感覺到抑郁癥對父親和全家人來說已經不具有太多的威脅了,但從認知治療課程的學習過程中表現出的行為和反應來體會,仍然能感覺到這種“治療抑郁癥”情結所帶來的巨大力量。

                  在感謝這種力量所帶給我對心理咨詢職業的強大學習動力的同時,也是慢慢地嘗試著將心理咨詢師之路的原動力轉換為自我價值實現及人生目標追求上來的時候了。



              北京pk10彩票分析软件